bodu.com

工人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留学生涯: 朋友教授的作文课

还有一个学期就可以毕业了。要拿学位必须通过英语写作水平鉴定。方法有二,直接参加考试,或上一门高级英文写作课,及格即可。来美国两年,口语听力突飞猛进,阅读写作绝对退步,冒然考试,只能误了春季毕业,夏季找工的第二个一年计划。正好寒假里有写作课,我就乖乖报名交钱,一门课专心写作。

在工程学院上课一向是亚裔学生占大多数,这门写作课可是白人多。看来只能垫底了,好在成绩不计入GPA,只求及格就行。

写作老师姓Friend--朋友,我们叫他朋友博士,或朋友教授。六十多岁的样子,严谨又和蔼。一上课便说:“写作技巧诸位都听过无数次了,我也没新花样可以告诉你们,关键是运用。” 布置每星期交一篇作文,然后单独讲评辅导,以期在较短的时间内有较大的进步。题目自拟,写什么都行。

既然写什么都行,我就写了一片随笔,发了点感想,就象中文说的散文,交了。到了我的预约时间,走进他的办公室。他看了我一眼,好象是验证我在他想象中的长相。慢条斯理地说:“你怎么会选这门课?”

我顿感不妙: “因为我准备下学期毕业,必须通过英文写作这一关。”

他说:“你还是退了这门课吧,你不会及格的。你不应该来上高级英语写作,你甚至不该去上初级写作,你应该去上‘英语为第二语言’的写作课。”

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盆冰水浇了个透心凉,脑子里嗡嗡作响,愣了两秒,不知如何。从第三秒钟开始我镇静了下来。不行,我要毕业,我要做我的工程师,我要结束这白天秘书晚上学生的生活。别无选择,没有退路。我顿时热血沸腾,耳朵里响起<<义勇军进行曲>>,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越是艰险越向前。刀山火海都过来了,怎能让这纸老虎挡住最后的一步半。这么说我,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"你看怎样?”朋友教授提醒我。

我盯着他的深陷的蓝眼睛说:“我能行,我不退课,我必须毕业,不及格没关系,但我必须试试。”

他把半前倾的身体靠回到椅背上,似乎是被我的坚定逼回去的。他失望的摇着头说:“没见过你这么倔的。好吧,既然你拿定了主意,就试试。不过不要怪我没警告你。”

我们简单讨论了这篇作文。原来他要我们写议论文,原来英语作文就意味着议论文,好象他们从不写记叙文,说明文。

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我寝食不安,找一个论题,自己来论证。想着中学里学议论文的要点:论点,论据,论证。再琢磨着大学里学英语写作的要点:第一句概括,第二句引伸,第三句开始论证,每句话中间要用衔接词。每一句,每一段,翻来复去地推敲。到截止日期前的一天,正好我的批发商催我要订单。我说你要订单? 可以,得先帮我看看作文。她传真回来,帮我个别地方改了些小错误,跟我说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你也说得很清楚,但我们美国人不这么说。所以我无从改起。”

从头写起是不可能了,就算再换个题目写,也还是这个思维方式。22年中国式的思维,怎么可能被两年的美国生活所取代。作文交了,我也动摇了。不及格就再来一学期吧。

到了约见的时候,朋友教授一脸笑容。本来准备被贬得一钱不值的我,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他说:“好极了,我真不敢相信,你写得非常好。当然我也确信这一定是你自己写的,因为我们美国人不这么写。这篇作文可以得个C。” 我如释重负。C,就是比D好,比不及格F好两级,就算我第一篇作文不及格,我现在也平均是D了,及格了。只要我下两篇保持这水平,就可以过关了。

再下个星期,找来一大堆报纸,狂读“评论”版,看美国人是怎么发表意见的。然后按照他们的思维顺序,依葫芦画瓢,套在我的论点上。就是书面词汇贫乏,读起来不正式。那时没有网络,只能拼命翻字典找同义词,近义词,希望不那么晦涩。

第三篇作文朋友教授给了我B,说我进步非常大,难以置信。最后一次约见,他说:“我承认你的进步很大,但你怎么也写不出美国味儿,所以第四篇作文,我只能给你B+。” 我耸耸肩,点点头,表示无异意。

朋友教授说:“学期结束了。按我的惯例,我在给最后成绩前,都要征求学生的意见。因为作文评分是非常主观的,我不能用单方面的意志以偏概全。你说说,你该最后得什么分?”

哈,真够民主的。我就不客气了 :“我给我自己A。你的其他学生在美国长大,英语是他们的母语,他们写一篇作文用2小时,我每篇作文都至少用20小时。我付出10倍的努力,得A当之无愧。”

他辩解道:“虽然你有很大进步,但还不够本土化,一看就知道是外国人写的,离A还有距离,给了你A对其他同学不公平。B,怎样?”

哟,还能讨价还价,敌退我进 :“我只知道我写得非常辛苦,没有任何一门课让我如此下功夫,而且是不记学分的课。我也不在乎对别人是否公平,关键是对我要公平。得多少分并不重要,你看着办吧。”

朋友教授笑着说:“还是这么倔,好,就A吧。”

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门本来不该我上的课,竟然得了A? 朋友教授真够朋友!

分享到:

上一篇:留学生涯: 作弊纸

下一篇:儿子: 以子之矛,陷子之盾,何如?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